清徐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0-5-20 06:30:48 | 查看: 91| 回复: 0
经招投标•,被告三榆公司与被告成泰公司于2014年5月31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三榆公司将浙江乐清虹桥三榆大酒店土建工程发包给被告被告成泰公司施工▷。工程承包范围为三榆大酒店的地下室●、主楼、裙房和辅楼及地下室基坑支护土建工程(不包括打桩及地下室挖土方和外窗工程);签约合同价为10700万元。合同第21☆.10.1约定◁:◇“本工程承包合同签订后二日内,承包方(被告成泰公司)向发包方(被告三榆公司)缴纳合同履约保证金金额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一次性转入发包方指定银行账户(不计息)。”原告陈金桂以被告成泰公司委托代理人的名义在该合同委托代理人栏签名。  被告成泰公司答辩称:一■、原告要求答辩人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及利息损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置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结算审核报告得出的结果是被告三榆公司应付的全部工程款是96641761元。按照原告与答辩人签订的承包协议约定●,答辩人将工程款付给原告时…,可以同时扣除7%的管理费和税款。假设答辩人收到全部96641761元工程款△,在扣除7%的管理费和税费合计6727000元后,答辩人应支付原告的工程款为8987.52万元,但现在原告在诉状中称已经收到9200万元□,那么答辩人显然已经多付了工程款。因此★,原告称答辩人欠建筑工程款○,与事实不符。针对汇款金额不一致问题•,答辩人认为可以通过对账进行确定。其次▽,据2016年1月12日会议纪要精神•,被告三榆公司应将该250万元支付给答辩人□,但被告三榆公司至今尚未支付该250万元●,故原告要求答辩人承担责任的诉请前提不成立,应予驳回。再次,审计外争议部分金额238万元与事实不符,也与答辩人无关▷。①原告要求在审计外争议部分再增加金额238万元不符合客观事实。结算报告均已对该审计外争议部分内容进行了说明,并且已做出相应的结论▪,答辩人不认同存在审计外争议部分的事实。②结算报告第5点载明,争议部分由答辩人与原项目部即原告协商处理◁,被告三榆公司不再参与。该内容的前提是指后续工程当时是由答辩人来完成,但事实上☆,后续工程系由金文俊完成•,答辩人并没有参与施工。现结算报告第5点的前提已不存在,所以该争议部分应由原告与后续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进行协商。③原告在当庭提交的证据表明,原告在2016年1月12日退出时,地下室确实未施工(事实上,2016年4月19日,咨询公司合同●、建设方及施工方等对工程现场进行勘查,地下室回填土未铺平◆、顶棚刮腻子未施工等),后来与被告三榆公司协商,地下室工程全部由原告继续施工。所以,该审计外争议部分与答辩人无关★。④如存在争议部分工程款,那么其支付的前提是后续工程款已经结算▼,并且被告三榆公司已经实际支付工程款。另外,实际施工人与原告已协商确定。现二个前提均未成就,所以该部分费用现要求答辩人承担没有法理依据。二、原告诉称三榆大酒店项目由被告三榆公司代建不属实,三榆大酒店系被告三榆公司自行开发建设=。被告三榆公司与答辩人之间系发包和承包的法律关系,答辩人承包涉案工程后◆,答辩人与原告之间是内部承包关系★,而非再发包关系。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综。  2014年7月10日,原告陈金桂以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代表名义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约定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以包工包料方式承包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的地下室、主楼、裙房和辅楼及地下室基坑支护土建工程(不包括打桩及地下室挖土方和外窗工程)☆,全面履行被告成泰公司与被告三榆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同时,双方约定:“本工程项目实行内部承包制,项目部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与本项目有关的所有人工、材料▪、机械设备等应付款和债务均由乙方(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负责支付(其中项目经理、安全员等人员的证件挂名费根据浙泰建【2013】015号文件规定执行,在乙方工程款中代扣代付)。如发生纠纷须由甲方(被告成泰公司)出面解决时,其债务及甲方为此所实际支出的费用均由乙方承担。公司按本工程项目合同造价的7%收取公司管理费及代收代缴国家税金■。如竣工决算时造价调整,公司管理费及国家税金总额根据以上比例相应调整。税金税率有调整时根据国家规定缴纳▷。公司管理费及国家税金在乙方每期工程进度款中按7%提留。…”同时,双方约定:“乙方根据需要和该项目进度向甲方申请工程款,经甲方公司技术质量部、安全环保部在3天内审核完毕及主管领导批准后扣除相关款项后支付给乙方。■”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有无诉讼主体资格问题。俩原告以原告陈金桂为代表并以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名义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双方约定项目部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与该项目有关的所有人工△、材料、机械设备等应付款和债务均由项目部负责支付(其中项目经理、安全员等人员的证件挂名费根据浙泰建【2013】015号文件规定执行,在项目部工程款中代扣代付)•,如发生纠纷须由被告成泰公司出面解决时,其债务及被告成泰公司为此所实际支出的费用均由项目部承担,被告成泰公司按该工程项目合同造价的7%收取公司管理费及代收代缴国家税金。由以上约定可见,本案被告成泰公司在涉案工程施工中并无给予所谓项目部资金、技术●、人员等支持,项目经理、安全员等人员仅为证件挂名。本案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未经工商注册登记☆,实际系由俩原告实际施工△。本案原告陈金桂在签订内部承包协议书时已非被告成泰公司总经理▷,即便原告陈金桂在签订内部承包协议书时仍为被告成泰公司员工,不具有施工资质的原告与被告成泰公司之间就涉案工程的发包、承包也构成违法转包▽,并非内部承包。更何况被告成泰公司未举证证明原告陈金桂系其员工,且在原告施工过程中给予原告技术、人员、资金等支持的事实存在。因此,俩原告系本案适格原告▲,被告三榆公司有关原告主体不适格的抗辩不能成立。  原告陈金桂、潘美福起诉称★:浙江省乐清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由被告三榆公司代建,被告三榆公司将该工程分包给被告成泰公司。2014年5月31日,被告成泰公司与被告三榆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三榆公司将涉案工程发包给被告成泰公司,被告成泰公司承包该工程土建工程▪。工程承包范围▼:三榆大酒店的地下室、主楼、裙房和辅楼及地下室基坑支护土建工程(不包括打桩及地下室挖土方和外窗工程)◁,合同价10700万元△。两原告合伙组建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2014年7月10日,被告成泰公司与原告陈金桂为代表人的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签订《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将涉案工程发包给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承包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的地下室、主楼、裙房和辅楼及地下室基坑支护土建工程(不包括打桩及地下室挖土方和外窗工程),全面履行被告成泰公司与被告三榆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因工程施工过程中发生纠纷,2016年1月12日,被告三榆公司、被告成泰公司◇、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等多人在虹桥镇政府及乐清市住建局的协调下,达成清退协议。协议约定:1、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三榆大酒店现项目部在清退后,被告成泰公司应立即重新组建项目管理人员进驻工地,确保现场施工质量安全▷,不得妨碍现场其他工程施工。2☆、对已完成的工程△,选取双方认可的中介机构进行结算,结算后的工程款分二期进行支付。①在现场项目部退场后,被告三榆公司应在三天内现支付第一期工程款壹仟万元整;②结算后▼,被告三榆公司应在二天内支付剩余工程款。3◆、对未完成的工程,被告三榆公司给予被告成泰公司伍拾万元整补偿。4、关于加层…,工程联系单和涉及图纸变更等增加的工程量造价▼,应按合同约定,经有关主体签字确认后,由中介机构进行结算。5、有关项目配套按原合同执行◇。6、被告三榆公司在浙江三榆大酒店项目水电安装工程方面=,以肆仟万元为工程造价按5%计取合计贰佰万元作为配套费给予被告成泰公司补偿。2016年1月22日,被告三榆公司委托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进行结算审价▼,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在2016年1月12日协议基础上进行审价。2016年7月13日■,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审计情况为•:审定价为96641761元;水电安装配合费200万元、2017)浙0382民初9清徐租房3号_乐清徐剑胜退出项目配合费50万元另计;争议部分第二至第十条及地下室洞库照明费、分包项目配合费由成泰公司与原项目部协商处理。三榆大酒店项目部就工程审价外争议部分结算为2384142.12元。截止2017年2月15日,被告成泰公司已支付三榆大酒店项目部总计9200万元,尚欠4641761元;未支付水电安装配合费200万元及退出项目配合费50万元;未支付审价外争议部分工程款2384142.12元。对此,被告成泰公司理应承担给付责任。同时,被告三榆公司作为发包人也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乐清徐剑胜现原告请求:1▪、判令被告成泰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8433114元及利息损失(自2016年7月17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2、判令被告三榆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责任;3■、判令原告对被告三榆公司所有的三榆大酒店的折价、变卖或拍卖价款在8433114元及利息损失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被告成泰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9525903▲.12元及利息损失(自2016年7月17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被告:浙江三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83M),住所地★:乐清市虹桥镇河深桥村飞虹南路588号。  以上事实有原告身份证、俩被告公司基本情况(在册)○、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股东内部协议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会议记录、ZJZXYQ2016061号工程造价咨询报告书、出库单、中国农业银行电子银行交易回单、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收款收据、收款收据■、领款收据、工程验收记录及原、被告的庭审陈述予以证实。  被告三榆公司答辩称:一、原告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不具备适格主体资格。本案被告成泰公司与答辩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成立了“虹桥三榆大酒店工程项目部”○,原告系该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乐清徐剑胜-”由此可见,实际施工人主体资格必须因违法分包或者转包而取得,违法分包或者转包的承包人即实际施工人○,应当是独立于违法分包或者转包的主体。在本案中,项目部是被告成泰公司基于对工程管理需要临时设立的部门,是被告成泰公司的内部机构,不能独立于被告成泰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二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组织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其中包括第(五)项的: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可见△,项目部也不具备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诉讼主体资格。另外,项目部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是被告成泰公司基于对该工程的规范及考核的需要而制定,对外不具备任何法律约束力=,不能以此作为确定项目部是实际施工人的依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答辩人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工程款也是答辩人与被告成泰公司直接进行结算的▽,该工程的施工方只有被告成泰公司■。而原告仅仅是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没有也无法取得分包、转包的权利。因此,不能确定原告为实际施工人,当然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因此,答辩人也没有法律依据及事实依据向原告支付款项•。二、答辩人没有欠付被告成泰公司工程款☆。原告在起诉状中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要求答辩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其承担责任。但事实上★,答辩人没有欠付被告成泰公司工程款。首先,按照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的《关于浙江乐清市虹桥三榆大酒店土建工程结算审核的报告》□,工程审定价为96641761元▲,答辩人已经支付9200万元▽,剩余4641761元。剩余款项一部分未到达付款条件…,乐清徐剑胜一部分已经予以支付■,具体情况如下☆:1、根据答辩人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扣除质保金2899252.83元,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日起24个月后退还。目前,工程尚未竣工验收▲。质保金的退还条件尚未成就。2、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审核过程中□,已结算范围内的部分工作尚未完工,由被告成泰公司另行组织完成的◇。因此,该部分款项由答辩人直接扣除,向被告成泰公司支付1593655元•。3、清徐租房工程款结算后,工程出现防水问题。答辩人聘请温州中誉防水工程有限公司进行地下室顶板钉子堵漏、地下室底板和墙面钉子堵漏维修☆,该部分款项由答辩人直接扣除○,向维修公司支付195287元。4、因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三榆大酒店项目部拒不退场,阻扰施工•,给答辩人造成的损失尚未计算完毕…。截至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因上述原因导致监理公司超期一年半,该部分款项由答辩人直接扣除,向乐清市建设监理公司支付监理费825000元;因上述原因□,进场的设备无法投入使用,而增加的设备租赁费816565元,乐清徐剑胜该部分款项由答辩人直接扣除。5、因被告成泰公司无法提供发票◁,导致散装水泥专项资金112083….35元尚未退还。综上,答辩人应当扣除被告成泰公司工程款6441843.18元▼,其中尚未计算的被告成泰公司给答辩人造成的损失。其次,清徐租房根据《关于浙江乐清市虹桥三榆大酒店土建工程结算审核的报告》争议部分第二至第十条及地下室洞库照明费○、分包项目配合费由被告成泰公司和原项目部协商处理▽,答辩人不再参与。因此,原告在审价外争议部分工程款与答辩人没有任何关系,答辩人不存在欠付情形。再次…,配合费50万元及水电安装工程配套费200万元与本案无关。本案是原告基于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提起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之诉。但是,配合费50万元及水电安装工程配套费200万元是在虹桥镇政府及乐清市住建局的协调下▽,答辩人与被告成泰公司达成的《清退协议》约定的内容,根据合同的独立性和相对性原则◁,在清退协议中约定的事项与本案的建设工程款纠纷无关。即使该笔款项与本案有关◆,根据《清退协议》约定,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三榆大酒店项目部在清退后,被告成泰公司应立即重新组建项目部管理人员进驻工地,确保现场施工▪;答辩人为了达成清退的协议,同意在清退后向被告成泰公司支付配合费50万元及水电安装工程配套费200万元■。但事实上,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三榆大酒店项目部并未按照上述约定退场=,不但如此◇,还恶意阻扰其他施工人员进场施工。因此,付款条件并未成就■。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32L),住所地:乐清市乐成街道双雁路双雁大厦北首C幢101室。  由于原、被告之间就涉案工程施工问题出现纠纷◁,2016年1月12日,俩原告、被告成泰公司•、三榆公司在虹桥镇人民政府、乐清市住房与城乡规划建设局的召集下,由瞿豪敏主持,在乐清市住房与城乡规划建设局五楼会议室召开三榆大酒店项目协调会。经协调-,原、被告达成如下协议:1★、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三榆大酒店现项目部在清退后,被告成泰公司应立即重新组建项目管理人员进驻工地,确保现场施工质量安全,不得妨碍现场其他工程施工★。2=、对已完成的工程,选取双方认可的中介机构进行结算,结算后的工程款分二期进行支付:①在现项目部退场后,被告三榆公司应在三天内先支付第一期工程款壹仟万元整;②结算后,被告三榆公司应在二天内支付剩余工程款。3、对未完成的工程●,被告三榆公司给予被告成泰公司伍拾万元整补偿。4、关于加层…、造价,应按合同约定,经有关主体签字确认后,由中介机构进行结算…。结算后★,被告三榆公司应在五天内一次性支付。5、有关项目配套按原合同执行。6▲、被告三榆公司在浙江三榆大酒店项目水电安装工程方面■,以肆仟万元为工程造价,按5%计取合计贰佰万元作为配套费给予被告成泰公司补偿。协议达成后,原告多次向被告三榆公司催讨50万补偿款及水电安装配套费200万元,被告三榆公司未予支付。  原告陈金桂、潘美福与被告浙江成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泰公司)◁、浙江三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榆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于2017年2月2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忠敏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经原告申请,本院于2017年2月24日作出(2017)浙0382民初1793号民事裁定书,依法对被告成泰公司在中国农业银行乐清支行的19×××09账户内的存款1000000元及被告三榆公司在乐清农商银行乐清支行的20×××76账户中的存款7433114元进行了冻结。2017年3月30日,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金桂•、潘美福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叶亚会、被告成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铸克、干伟峰、被告三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纪美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另查明:1、被告三榆公司已支付被告成泰公司工程款9610万元。2、被告成泰公司已支付原告工程款85759955元▼。另外▽,被告成泰公司于2014年5月30日向被告三榆公司汇款300万元(用途为工程履约金),于2016年4月13日支付原告500000元(收款收据载明为三榆大酒店临时设施费)☆。对于300万元工程履约金,被告成泰公司认为系其已支付原告工程款☆,之后原告向被告三榆公司交纳工程履约保证金;原告认为该款系被告成泰公司向被告三榆公司支付的工程履约保证金▲。3、2015年8月28日,涉案工程地基与基础分部工程▼、土方、混凝土、地下防水、砌体子分部工程经验收合格。2016年3月23日,涉案工程主楼楼层至屋面二主体结构分部工程▷、主楼楼层至屋面二混凝土-、砖砌体子分部工程经验收合格。4、原告及被告成泰公司均表示原告项目部退出后,经被告三榆公司与原告协商,地下室工程全部由原告继续施工完成。5、俩原告没有相应的建设工程施工资质。被告成泰公司表示被告陈金桂原系被告成泰公司总经理●,在签订内部承包协议时已不是其总经理▽,被告成泰公司在原告施工过程中有给予原告技术、人员、资金等支持,但未举证证明原告陈金桂系其员工,且在原告施工过程中给予原告技术◇、人员、乐清徐剑胜资金等支持的事实存在;原告表示陈金桂并非被告成泰公司员工◁,被告成泰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也并未给予技术、人员、资金等支持。6、2016年3月4日,被告成泰公司向原告陈金桂送达的《告知书》,载明:▽“项目部所遗留的工棚和一、二级配电箱折价处理,如达不成协议价格□,5天内自行拆除运走▽,否则视为你自行放弃■,公司进行处理。”   关于被告成泰公司已付工程款问题▼。被告成泰公司于2014年5月30日向被告三榆公司汇款300万元△,对于该300万元工程履约金■,被告成泰公司认为系其已支付原告工程款,之后原告向被告三榆公司交纳工程履约保证金;原告认为该款系被告成泰公司向被告三榆公司支付的工程履约保证金。本院认为★,按照俩被告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成泰公司应向被告三榆公司缴纳合同履约保证金300万元,而按照原告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的约定■,原告全面履行被告成泰公司与被告三榆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故该300万元履约保证金应系由原告缴纳。鉴于涉案工程在原告退出后仍系由被告成泰公司承包的实际◁,且被告成泰公司未举证证明原告退出涉案工程后▲,被告成泰公司或接手施工人员重新有向被告三榆公司支付工程履约保证金事实存在,况且该履约保证金系被告成泰公司名义支付,故认定该300万元履约保证金并非被告成泰公司支付原告的工程款,并未损害被告成泰公司利益,对该款如有争议应由被告成泰公司向被告三榆公司主张解决□。对于被告成泰公司于2016年4月13日支付原告的500000元…,收款收据载明为三榆大酒店临时设施费○,该收款收据与被告成泰公司于2016年3月4日向原告陈金桂送达的《告知书》有关▽“项目部所遗留的工棚和一、二级配电箱折价处理◆,如达不成协议价格,5天内自行拆除运走,否则视为你自行放弃△,公司进行处理”的内容记载相互印证,可以反映该50万元系项目部所遗留的工棚和一、二级配电箱的折价款,故该50万元亦非被告成泰公司支付原告的涉案工程款-。综上,被告成泰公司已支付原告工程款应为扣除上述350万元的85759955元…。经浙江之信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结算审核,涉案工程原告退出时已完成工程量审定价为96641761元,按照原告与被告成泰公司签订的《施工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约定,被告成泰公司在扣除7%的管理费和税费后将余款支付原告,故被告成泰公司应支付原告工程款为89876837•.73元【96641761元×(1-7%)】,该款与被告成泰公司已付原告工程款85759955元相减=,被告成泰公司尚需支付原告工程款4116882.73元(89876837.73元-85759955元)。  关于补偿款50万元及水电安装工程配套费200万元支付问题。本案原、被告在虹桥镇人民政府、乐清市住建局协调下于2016年1月12日达成协议▪,约定“3★、对未完成的工程■,被告三榆公司给予被告成泰公司伍拾万元整补偿■。……6、被告三榆公司在浙江三榆大酒店项目水电安装工程方面,以肆仟万元为工程造价,按5%计取合计贰佰万元作为配套费给予被告成泰公司补偿。”该约定的250万元的支付系属于因涉案工程所致款项,并且对外被告三榆公司负有向被告成泰公司支付该款项的义务•,对内被告成泰公司负有向原告支付该款项的义务,但应扣除7%的管理费和税费。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成泰公司支付该款项即2325000元【250万元×(1-7%)】,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