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阜宁网 阜宁论坛 大杂烩 报社工作10年老员工被变相辞退,官司打了3年!_打了辞退 ...
查看: 52|回复: 1
go

报社工作10年老员工被变相辞退,官司打了3年!_打了辞退变相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3-9 23:51 |显示全部帖子
哎,纸媒开始走下坡路,员工就显得多了。
  经验丰富的早就拿了钱走人了,没醒悟过来的我,最后被报社变相辞退了
  说说我的经历:
  2007,大学毕业,就在重庆商报实习,实习了1年,才入职留了下来。之后一直做到2017年。
  这时,报业集团开始了所谓的业务整合。
  在这里,我强调一下,商报是事业单位,而报业集团旗下的其他公司,是一般的企业。因此,这里所谓的合并,并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只有他们内部的文件。
  我这里上传了相关的公司信息,上面可
”这行者即去拿瓶,唉!莫想拿得他动
以看出,是2家公司。前两年法人还不是一个,现在才变成同一个法人了。
  现在是重点来了,2017年下半年,进行所谓的业务整合,商报要不了这么多记者了,就往其他报社派人了。
  一些老记者,知道过去了多数没什么好下场,就不同意派遣。我认识一个老大哥,姓龙,因为他签署了私密协议,所以没给我透露完全,他就是不同意调派,最后报社赔钱,他才离职的。
  而我,被报社打电话威胁,必须去晨报,不然就只有待岗培训了。待岗培训,拿到手最后
MSCI中国A股在岸指数增加成份股58只
的底薪不到1500,连房贷都不够付。被威胁后,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了。
  过去晨报后,因为连续过去了好几个记者,安排口岸时,领导也有一些偏重,我手上的口岸,都是些原部门不要的口岸,一年都没几个新闻的。
隆基股份股东交易性减持,坚定看好公司长期成长空间!
而且我以前是跑社会新闻,现在让我去跑时政新闻,即便是我有10年的工作经历,也积累了一些口岸人脉,但是新闻不对口,自己找线索都解决不了新闻少的尴尬。
  之后,连续三个月考核不达标,就准备调岗去其他部门了。
  当时,我也同意调岗,去
大事件落定后,下周操作策略
房产事业部当记者。
  我去找了房产部的老总,对方叫我回去等通知,主编给我面试,于是加了微信。
  一周后,下午2点,该老总忽然发了个微信,叫我3点多去报社面试。
  我当时没注意看手机,不知道他发了微信。
如何吸引国资、外资、券商的买入?-浅谈投机的耐心
  等我下午4点左右发现的时候,赶紧回了个微信道歉,没想到,他直接把我拖黑了!拖黑了!拖黑了!
  之后,我就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于是,报社就来了个文件,直接安排待岗培训,必须每天去集团报道,一天内要打卡4次,月薪拿到手不到1500!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我一气之下没去。等着协商赔钱。
  好吧,我太傻太天真了。。接着,就被辞退了。
  之后,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打官司。
  第一次劳动仲裁,第二次法院。两次打官司都没抓住重点。
  我这边告的,2018年给我发工资的重报传媒,这个单位旗下就有晨报,但是没商报。2017年以前都是商报发的工资。
  梳理一下关系:商报2017年,把我派到重庆重报传媒有限公司上班,然后重报传媒说我考核不达标,商报叫我回去待岗培训,然后我不服从,被商报辞退了。
  我这边律师给我梳理的说法是:重报传媒既然承接了我的劳动关系,就应该先从商报那边辞退了我,再聘请我。而不是你这边用人后,直接到另一家公司另一个岗位,然后说不合格,丢回去辞退。
  后来我告到中级法院,因为我找过去的证据,证明两家公司不是同一个公司的文件,是网络截图,所以法院不认可。关键是,庭上对方律师都承认是两家公司了,为啥法院还不认可?
  我就想不通,我提交申请高级法院重审,重审的要求也被驳回了。
  报社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工作了10年的老员工的。真寒心呀!
  
  
  
      ”亲自来开。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 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 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 不禁笑起来了。因叫莺儿带着几个老婆子将这些东西连箱子送到园里去,又和母亲哥哥说了一回闲话儿, 才回园里去了。这里薛姨妈将箱子里的东西取出,一分一分的打点清楚,叫同喜送给贾母并王夫人等处不提。且说宝钗到了自己房中, 将那些玩意儿一件一件的过了目,除了自己留用之外,一分一分配合妥当,也有送笔墨纸砚的,也有送香袋扇子香坠的,也有送脂粉头油的,有单送顽意儿的。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且又加厚一倍。一一打点完毕,使莺儿同着一个老婆子,跟着送往各处。这边姊妹诸人都收了东西,赏赐来使,说见面再谢。惟有林黛玉看见他家乡之物,反自触物伤情, 想起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寄居亲戚家中,那里有人也给我带些土物?想到这里,不觉的又伤起心来了。紫鹃深知黛玉心肠,但也不敢说破,只在一旁劝道:“姑娘的身子多病,早晚服药,这两日看着比那些日子略好些。虽说精神长了一点儿,还算不得十分大好。 今儿宝姑娘送来的这些东西,可见宝姑娘素日看得姑娘很重,姑娘看着该喜欢才是,为什么反倒伤起心来。这不是宝姑娘送东西来倒叫姑娘烦恼了不成?就是宝姑娘听见,反觉脸上不好看。再者这里老太太们为姑娘的病体,千方百计请好大夫配药诊治,也为是姑娘的病好。这如今才好些,又这样哭哭啼啼,岂不是自己遭踏了自己身子,叫老太太看着添了愁烦了么?况且姑娘这病,原是素日忧虑过度,伤了血气。姑娘的千金贵体,也别自己看轻了。”凤姐一一的答应了,笑推薛姨妈道:“姑妈听见了,我素日说的话如何?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尤氏笑道:“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是否感到可笑?。”那魔道:“你怎么不应我?”行者道:“我有些耳闭,不曾听见。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3-9 23:51 |显示全部帖子
良心在哪里?

阜宁网 http://www.52xigua.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