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阜宁网 阜宁论坛 精彩网文 镜子里的“我”_镜子里
查看: 139|回复: 1
go

镜子里的“我”_镜子里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3 09:54 |显示全部帖子
我是个80后小阿姨,出生在一个四五线的小城市,是响应独生子女政策后的那批独生女,虽然家里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衣食不缺,从小在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里成长,爸妈每天忙着工作,爸爸的工作比较轻松,就承担了接送我上学放学和做饭的责任。每天晚上,爸妈下班之后才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光,这短暂的相聚时光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家人吃饭,边吃饭边听我妈挑剔菜不好吃,吃完饭边收拾边数落我爸,要么就是吐槽张叔叔李阿姨,有时候我爸听烦了就还嘴,摔东摔西,在他俩的拌嘴声中,年幼的我选择默默回房间,关上门,偷偷看红楼梦,看琼瑶,看圣斗士,幻想自己和暗恋对象成了其中的男女主角,演绎着悲欢离合,有时候也会偷偷披上床单在镜子面前假装自己是某个古代美女……总之这一切都发生在关上房门,与外面那些嘈杂暂时隔绝之后的事情。其实我更想想锁上门,看书的时候可以自由的躺着,斜躺着,披床单之外还可以把枕巾也做个头帘,不用一边偷偷做自己事一边留意外面的动静,当听到暖水壶倒水的声音时就赶紧把一切慌乱的恢复正常,坐在书桌前假装学习。但是我不敢,因为万一被假装给我送杯水,其实来查岗的妈妈发现,那下一个被骂的很惨的人就是我了。呜呜呜~。当时觉得爸妈吵吵闹闹的很烦,多次暗自发誓以后等我长大结了婚定要举案齐眉,夫唱妇随,共建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多年之后,经历过人世沧桑,尝过爱情的甜蜜苦涩,真情与背叛之后,到现在,如果老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重新选择,我最最想回到的岁月,就是父母健在的吵吵闹闹的那些岁月,当时觉得那么想逃离,现在回忆起来确是满满的人间亲情与温情。说起来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大傻丫头,整天吃吃喝喝,除了不希望爸妈吵架,没啥太多烦心事。
  直到有一天,趁爸妈不在家,我又翻出了床单,枕巾,妈妈的裙子,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在镜子前开始了新一轮表演,假装自己是个公主,下嫁给一位将军,将军出征三年去边疆作战,我思夫心切,便乔装去寻夫,结果被敌军俘获,严刑拷打我逼问逼问将军的作战计划,我咬紧牙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落下来,重点来了,就是这个表情,在镜子面前一遍遍演绎“咬紧牙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许盯得太久,突然镜子里的自己开始不受控了??,她自顾自的笑了一下,那张脸还是我的脸,但又好像哪里不一样,那个“我”就这样在我面前的镜子里,笑了一下,当时的我差不多13来岁,看到这一幕,吓得全身都僵在原地,想跑开,但是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根本迈不开,想喊,但嗓子就像被卡住了脖子,一个音符都发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好像站着被“梦魇”了,内心充满了恐惧,我当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傻在原地盯着镜子,而显然,镜子里的“我”却不傻,她虽然穿着妈妈的裙子,披着床单,戴着枕巾,但在我眼里,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可笑,反而有点神圣,甚至她比我镇定的多,僵持了几秒钟,她又笑了一下,问我“你天天这么悲情演绎,是怕丧父和失恋的时候哭不出来吗?”我沉默,不应该叫沉默,是一种对未知的莫名的恐惧让年幼的我呆若木鸡。
期货分析:市场波动皆是人性的博弈
接着,镜子里的我,咋了眨眼睛,叹了口气,深处右手,问我这是几?我自然没有回答,因为当时我脑子已经定格了,她见我这幅样子,莞尔一笑,看了眼她的右手,幽幽地说道“从拇指到小指,珍惜也罢,蹉跎也好,左不过一只巴掌的时间了”。我稍微缓了一点精神,颤抖着问了句“为什么”。她看着我,咬了咬嘴唇,眼眶里满满涌出了泪水,但是一直打转,没有掉落下来,(就是刚才我一直努力想做却做不到的
见菩萨变化个疥癞形容,身穿破衲,赤脚光头,将袈裟捧定,艳艳生光,他上前问道:“那癞和尚,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菩萨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
表情)说到“可怜的小如,今天的你的打扮就是你18岁的样子。那一年你要披麻戴孝。”我更惊呆了,内心一千万个疑问,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声音。突然一阵刺耳的自行车铃声传入耳内,将我思绪拉了回来,我知道,爸爸下班回来了。我已经顾不上镜子里的“我”,慌乱的扯下被单,换下妈妈的裙子,胡乱叠起来塞进衣柜里。然后赶紧做到书桌前拿起笔,假装学习。慢慢的,我恢复了神智,想起了刚的经历,“啊”的大叫了一声冲出房间。
  刚下班的爸爸从自行车把上摘下新买的菜,见我这样,瞪了我一眼,“怎么了?”
  我一肚子狐疑却不知从何说起,低着头一言不发,跟在爸爸后面进了房间。家里有爸爸,不再是我一个人,胆子也大了些,我慢慢蹭到镜子前,往里面偷偷瞄去,家具,书桌,还有一个傻傻的
”老魔道:“怎么不敢说?”行者道:“我奉大王命,敲着梆铃,正然走处,猛抬头只看见一个人,蹲在那里磨扛子,还象个开路神,若站将起来,足有十数丈长短
我,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相比爸爸,我和妈妈更为亲近,等啊等,等到妈妈下班,吃晚饭,骂爸爸……平时的日常生活,今天在我眼里却像熬油一样
利好消息不断!下周稳了?关键就在这一点!
难捱,终于等到妈妈忙完一切活计,躺在床上休息,我赶紧凑了过去,把这款神奇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淡淡的听完,扭头瞥了我一眼,说了句“小孩子瞎胡闹”打发了我。
  那一刻,我幼小的心情仿佛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无比的害怕却又不被理解的感觉,就像每次走夜路的时候我都紧紧拉着妈妈的手,暗暗捏紧拳头,悄悄地告诉妈妈“后面有个人在跟着我们”,妈妈总会用一句“瞎胡闹”打发了我一样。但这次不一样,这次不一样,我亲眼见到了,不但见到我还听到了,不但听到我还和她对话了!但我无法证明我经历的这一切,就像我无法证明每次夜路后面跟着的那个人一样。但我却清楚地知道,后面有个人跟着我。
  第二天,爸爸下班回来,除了每天必需的菜和肉,还多了两只小狗崽,圆滚滚的,黑色的,长得有点难看,用句时髦的话叫“中华田园犬”。当时我不明白缘故,只觉得这两只狗好丑哈。后来经历了很多事之后,才知道,土狗
白日里尚且难行,黑夜里怎生敢宿?”行者道:“呆子!越发不长进了!不是老孙海口,只这条棒子揝在手里,就是塌下天来,也撑得住!”师徒们正然讲论,忽见一座山庄不远
也就是“中华田园犬”是可以看到鬼与灵体的,所以有些驱魔师会用黑狗血来驱邪。其实当年的经历妈妈是相信的,只是用一种不经意的口气让我放松而已,而在安抚我之后,她和爸爸商量选择了更为实用的方法去解决。
  从此的日子确实平淡了好久,除了偶尔夜半时分两只狗发出敌意的短促的低吼,并没有其他的怪异之事,每次照镜子我也总是小心翼翼,而镜子里的那个“我”再也没有异常,一切好像恢复了正常,然而,如果注定不平常,就一定会有个突破口,接下来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了问题,也自此,拉开了我和妈妈求医求助,遭遇各路出马仙并与之打交道之旅,我的生活被一种新的模式覆盖了。
      定位好方法,持之以恒。沙僧迎着道:“哥哥,你怎么去请菩萨,此时才来!焦杀我也!”行者道:“你还做梦哩,老孙已请了菩萨,降了妖怪。他走来看见高老,一把扯住,抱头大哭。新余国科再度涨停!短线情绪重回低迷,市场围绕主线轮动。”贾母道:“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明白告诉我,我也好作这件功德的。"马道婆听如此说,便笑道:“这也不拘,随施主菩萨们随心愿舍罢了。象我们庙里,就有好几处的王妃诰命供奉的:南安郡王府里的太妃,他许的多,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灯草,那海灯也只比缸略小些,锦田侯的诰命次一等,一天不过二十四斤油,再还有几家也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数。那小家子穷人家舍不起这些,就是四两半斤,也少不得替他点。一家子磕头礼拜,又捧出一盘子散碎金银,跪在面前道:“多蒙老爷活子之恩,聊表途中一饭之敬。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3 09:54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真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阜宁网 http://www.52xigua.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