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阜宁网 阜宁论坛 精彩网文 村落偶遇_村落偶遇
查看: 101|回复: 1
go

村落偶遇_村落偶遇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4 23:10 |显示全部帖子

                                       
                                                          晚自习下课铃响起,我和阿剑飞奔出教室。
  因为初中学习成绩不好,父母担心未来上大学无望,商量过后便决定将我送至县城的寄宿制高中。
  说到阿剑,他是我同学,也是我舍友。平日里很照顾我,初来乍到被当地高年级学生欺负时,都是阿剑帮我摆平的,因为我俩都忍受不了44个人挤在教室改造的宿舍,所以搭伴到校外租房子住。
  校门口,义哥和他朋友们骑着摩托车在使劲拧着油门,看到我俩大声喊道,这都几点了,等你们半天了,走,去你们新租的房子看看,上车!我俩侧身跨上义哥跟他朋友的摩托车扬长而去,只留下油门声在校门口回荡。
  义哥,个不高,很瘦,戴副眼镜,平日里总是面带微笑,但打架凶狠,在当地小有名气,人如其名,非常仗义,经常帮助朋友,我也是通过阿剑介绍才认识。
  来到我和阿剑的出租屋才知道,义哥家和我们住在一条巷子里。巷子被村里的马路一分为二,义哥家在南面的巷子里,我们住在北面的巷子里。
  回家停下摩托车,义哥和朋友们来到我们的房内,直接脱去了上衣坐到了我俩床上。没办法,房间也就五六平米,一个门一扇窗,没电扇没空调,两张单人床靠在墙上,中间有张书桌,头顶的电灯泡是唯一的电器。
  巧了啊,以后找你们玩可方便多了,当时怎么想到租这里呢?义哥率先聊起话题来。
  看了好几处房子,都在死胡同里,感觉有点憋得上。就这条巷子是通着的,能直接走
周五午评:大盘缩量调整,个股毫无生气!
到南边的菜地里,还能看见菜地后面的山,有时还能见到山下薄薄的雾气,通风凉快呀。我夸了夸自己找的房子,阿剑当初也觉得不错,除了门口巷子有点窄,仅容两人并排而过,别的没什么毛病。
  就这样大家七嘴八舌的聊着。后来大家热到不行,连裤子都脱了,一屋男的只穿着短裤聊着天,抽着烟。不知道谁看了一眼小灵通,说都快一点了,义哥的几个朋友就陆续起身穿上衣服走了。
  义哥慢慢起身,等朋友都走后,对我俩笑着说,能不能送送他。我俩也乐了,随即说道,就这两步到家,平时打架没见你害怕,现在怎么还怕黑了?义哥不予置否的笑着点点头。
  说完,阿剑一头歪倒在床上说道,不行了,困死了,我撑不住了。
  无奈,送义哥的任务落到我身上,我俩各点上一颗烟出了门。心想都一点钟了,就这两步距离,肯定没人看,于是只穿着短裤拖鞋去送义哥。
  村庄白天很热闹,很多学生都在这里租房子住,但是晚上安静的很,差不多八点左右村庄黑了下来,村民便都休息了。只有通往村外的马路上偶尔有几盏不怎么亮的路灯。直到学生晚自习下课,会熙熙攘攘片刻,没多久就又陷入深夜的寂静。
  走出院子才发现屋外比房里凉快的多,四下无人,凉风阵阵,仿佛村子里的人都消失了,只剩马路边巷子口那盏不怎么亮的路灯陪着我俩。大大的月亮,让整个村庄都泛着银灰色的光,巷子的路面更是变成了灰白色,倒不用担心因看不清路面而被绊倒的
那满堂红原是熟铁打造的,连柄有八九十斤
问题了。远处的山也只剩下黑色的轮廓,向村庄不停吹着深夜的晚风。
  走过巷子中间的马路,来到义哥居住的巷子南头,没走几步就到义哥的家门口,目送他进了家门,
计算机行业周观点:华为万人研发激光雷达背后,产业链的深远影响
我也准备回屋睡觉了。刚转身要走,义哥开门打趣着说,要不要我再送你回去呀。明知道他怕黑开玩笑,我便说好呀逗他,他嘿嘿笑两声关上门去睡觉了。
  把烟掐灭,往回走。再次经过村里马路,来到北面的巷子口,路灯闪了闪,没走两步,发现前面大概八九米的地方,也就是我住的院子门口,隐约看到有两团黑影在那。
  刚刚出门时没看到有人呀?
  以为自己困迷糊眼花了,并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当走到距离院门五六米的时候,发现那两团黑影像是一高一矮两个小孩,面对面在巷子里。心中不禁咯噔一下,但心里却告诉自己,应该是谁家的孩子跟家里闹了矛盾,赌气出来玩呢。
”香菱听了,便拿了诗找黛玉.黛玉看时,只见写道是: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黛玉笑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实话实说,这明显是在自我安慰,自己怎么会相信这样的理由。身体则很诚实的开始颤抖,步伐明显的缓慢了下来。揉了揉眼睛,想仔细看清前面的情况,大气都不敢喘,心脏跳动的突突声几乎占据了自己的听觉,但还能听到从脚下传来拖鞋和沙砾摩擦的声音。
  直到距离两个小孩还有两三米的时候,我彻底看清了。两个小孩就位于院子门口的北侧,若想进入到院子里,必须要经过他们两个身边。
  他们就安安静静的在那,面对面的在那,一动也不动。
  一个孩子低着头,直挺挺的站着,双手紧贴短裤两侧的裤缝;一个孩子坐在横在院墙下的木桩上,两腿并拢,双手 正的放在膝盖上。
  两个小孩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都留着西瓜皮式的头发,像极了过年时旺旺广告里台湾小孩的发型。低着头,头发遮挡住了眼睛和耳朵,口鼻则隐藏在阴影中,怎么也看不清。穿着白色的短袖跟黑色的短裤,光着脚丫,直接踩在小巷的土路上。借着月光,
广寒围困不通风,进退无门难得脱
他们皮肤及指甲显现出一种灰蓝的冷色
欧洲股市暴涨
,是一种没有血色到能反射任何光源的惨白。
  黑色的远山下,寂静的菜地前,巷子的尽头有两个小孩,静止诡异的画面。
  我仿佛听见从脚后跟直到后颈结冰的声音,首先是大腿,其次是后背,最后是脖子,伴随着脑中的咔咔声,整个身体僵住了。
  腿像是灌了铅,迈一步都如同抬起千斤重物;紧接着脊椎好像是生了锈,想要转动上半身变得不可能;也感觉不到两条胳膊的存在,只是耷拉着举不起来,哪怕弯曲一下手指都控制不了;脖子转不动,只能直视前方;嘴巴张不开,发不出任何声音;无法眨眼,被迫盯着两个孩子。
  还有差不多两米的距离,我
太平后,弃职归山,从赤松子游,悟成仙道
就能逃进到院子里。越靠近他们,行动越是吃力不便。就这平日里两三步的距离,现在像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屏障,将我与现实世界隔离开来。脑袋一片空白,只有心里祈求着,你们动一下,哪怕只是抬抬头,或者发出点声音,哪怕只是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几秒钟还是几分钟,其实都一样,对于我来说都是度日如年。为了移动,脚上的拖鞋几乎被我使劲踩进了土中,嘎吱作响,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迈
重磅!刘鹤最新定调:“零容忍”,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
出一小步时,身
创业板情绪退朝,资金重回主板!
体如同解冻了一般,只有一个想法,跑。
  疯狂的拼命跑,拖鞋掉了继续跑。然后一脚猛的踹开房门,惊醒了刚刚睡着的阿剑。
  怎么了,你疯了吗?还不睡觉。阿剑迷迷糊糊的埋怨着。我则大喊大叫,两个小孩!我看见两个小孩在门口!
  小孩有什么大
再聊一家龙头老大!
惊小怪的,快睡觉,明天早起。阿剑刚说完,我上前就把他拉了起来,顺手将床下的棍子掏了出来,冲他大叫,不是正常的孩子!不信你跟我去看!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刚才被我踹开的房门,阿剑见我从未如此歇斯底里,连忙摁住房门说,你最近太累,压力太大,可能看花眼了。我依旧不依不饶的喊道,没有花眼!真的有两个小孩!
  可能是谁家洗的衣服晾外面了,也有可能是堆放的东西让你看错了。早休息吧,这么晚,别出去了,抽颗烟冷静下,快睡觉哈。阿剑说完,点了颗烟递了过来,慢慢拿走了我手中的棍子。
  颤颤抖抖的抽完烟,我躺在床上,背对着窗户。想看而不敢看,仔细听着窗外的动静,可惜安静的只有虫鸣而已。半睡半醒着度过了一夜,早上五点半醒来,匆匆刷牙洗脸完,叫着阿剑就出门了。
  没有人会大清早收衣服,也不会有人大清早搬东西而不发任何声响。只有那截靠墙的木桩依旧躺在那里,当然还有昨晚我跑掉的拖鞋。
  这件事我没有再和阿剑讨论过,也没有告诉义哥。只有一次与家中老人吃饭时谈及过此事,老人只说时间、地点、人物都对得上,其他并未多说。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24 23:10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威武。

阜宁网 http://www.52xigua.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