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阜宁网 阜宁论坛 社会热点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查看: 203|回复: 1
go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1 15:13 |显示全部帖子

                                                          跨世纪的奇冤案何时了结?
  ——中国的曼德拉
  人生短暂,能有几个27年?
  血泪诉说, 唤起良知、同情者万万。
  是谁雇凶手,线索很明显。
  头上无日月,神州有青天。
  我叫郝家灵(玲),农民、军属,住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白楼乡大郝行政村第一村民组。
  随着1990年我国第一部民告官法律——《行政诉讼法》的诞生至今已有25个年头了。我诉乡政府违法侵权的官司,也相伴了20多个春秋。我与乡政府打官司的事,2005年2月21日我省的《大河报》、《公民与法》杂志等媒体报道过。我民告官的官司刚刚结束,可我还要与“村里”打官司。原来我与乡政府20多年打官司要回来的废坑地,村支书郝道杰要租赁,我没有租给他,从此怀恨在心,在我这次重建门面房时,遭到黑社会人员20多人的阻扰和闹事,后又多次被村干部强行停工。村里即不讲理,更不讲法,不把地让给“村里”一大半就是不让我家盖房子,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背着家庭于2009年5月29日(端午节)违心地在所谓的“协议书”上签了字。2010年打院墙时我把实情告诉了家人,从此我们夫妻二人经常为此事吵架、生气,孩子们也报怨我。2011年元月家属把村委会和我告上了法院,2011年4月14日才正式立案,至今法院已经立案2年多了,由于“村里”无理取闹,直到4月3日才开庭审理,出乎意料的是,在开庭的第二天(即4月4日)就违法做出了裁定,驳回了我家的起诉,即后我家又上诉到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盼望上级有关部门的领导关注此案;盼望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网友为我呐喊,为我声援;盼望各新闻媒体的工作者主持公平正义关注报导此案,以促使我的官司早日结案。我27年打官司的经历过程简述如下:
  1986年中央出台新政策:发展个体经济,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与第一届村委会几个主要干部多次协商,使用村里所有靠106国道的一片废坑地,于1987年12月6日签订了《废坑地使用文约》。经营了靠106国道与白楼粮管所对面的废坑地,88—89年进行平垫,1990年经村里同意办理了建房手续,盖了三间门面房,同年乡政府搬迁林业站,称我使用的土地为“国荒地”,强行扒掉了我的房子建立了林业站,占去了部分土地,我向村里反映,村干部无人向上级反映,至95年底的几年时间里,我多次找乡主要领导和县有关领导,问题也没有解决。更可气的是96年初新一届乡政府主要领导,在林业站主要领导的馋言鼓动下,毁麦苗、刨树木,扒掉老墙南扩,把我使用的土地全部占用。我找乡主要领导说理,其不讲理,让我想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从此迫使我更进一步地走上了民告官的艰难之路。经过20多年千辛万苦的艰难诉讼,我收到正式法律文书19份,终于打赢了地权官司和国家赔偿官司。……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99年9月10日(教师节)上午9点10分,我在从淮阳县法院要回原件材料的路上,离我村有一里远时,光天化日之下,遭歹徒行凶抢劫,抢走了我从法院要回的全部原材料,歹徒用匕首刺断了我的左臂挠动脉。经淮阳卫校附属医院,县人民医院……周口地区人民医院,河南医科大学一附院几家医院的几次治疗,仍使我落下终生残疾,从此丧了部分劳动能力……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妻子和我的父亲受到白楼派出所十几次的传唤。2000年3月白楼乡派出所叶宜海所长把我和父亲拘留到派出所一天,并罚款我父亲200元款,才释放回家。
  99年底,因为治伤残我出卖了自己经营地上的杨树,一审判决下来后我提出了上诉,乡政府的当权者更加恼火,2000年3月命令白楼派出所、县林业派出所把我抓进监狱一个多月…其间向县检察院报捕几次,释放我出监狱时,县林业派出所又给我办理了监视居住手续,至今监视居住没有给撤销。在监视居住期间,白楼乡派出所和县林业派出所的干警又多次到我家骚扰,威吓,我不得已躲到临蔡乡东常楼我表姐家住两个多星期……2001年秋收统筹款时,乡派出所来人又强行把我拘留……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2000年4月15日我正在监狱里,乡政府的当权者命令乡派出所,乡司法所,乡土管所人员出动,把我承包地上4亩多已经出齐穗的麦子全部毁掉,并扬言说:“看郝家灵还与乡政府打官司不打?”……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负债累累,我的三个孩子都没有参加初中升高中的升学考试,我的大儿子在堂侄女的资助下才勉强完成了高中学业。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家庭负债累累,我女儿和我二儿子勉强初中毕业,刚满16岁不得已只好外出打工。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多次蒙冤,又险些丧命,我母亲得“气鼓”——肝硬化腹水,没钱医治,于2003年农历7月3日含恨离世。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的大儿子2003年冬季报名应征参军,经检合格后,我不得己找乡政府一把手求情,结果乡政府还是不开绿灯,最后托人在县武装部弄个指标,才圆了儿子参军的梦!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我妻子屡受牵连,二十年伴随我吃尽了苦头,现在身上落下了多种疾病……
  因为与乡政府打官司和治伤残,我欠下了4万元债务;因为重建门面房,我又新欠债8万元。欠债快要使我妻离子散……
  我父亲郝祥敬,1948年淮阳“拉锯”时参加革命工作,是60年多党领的老干部。我大郝行政村有一个吃低保的也应该是他。因我没把20多年和乡政府打官司要回来的地租给村支书郝道杰,因此得罪了这个“土皇帝”,就是不让我父亲吃低保。我们兄弟为此事也弄得不和,两个姐姐对我也有意见。于是父亲生气走失。我父亲走失后,淮阳有线电视台播放了寻人启示、周口电视台做了现场采访报道。同时我们也印贴了寻人启事2000多份。淮阳周边几个县都找遍了,至今我父亲下落不明,恐怕也难在人世了……
  27年风风雨雨,27年血泪讨说法,差一点没丢性命,我们夫妻二人都落下了终生残疾(有残疾证为凭),这场官司给我们家人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几乎是夺走了两条人命。虽说行政官司结束,但与“村里”的民事官司还没结果,我整天度日如年的挣扎生活在人间,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压力。更让我生气的是现任村主要干部。本来就沾着我的光,我与乡政府打官司20多年要回来的整个林业站,他占有80%的面积,我自己的4亩多洼坑地没租给他也“得罪”了村支书这个“土皇帝”。光天化日雇凶案还没有破,又惹来黑社会人员威逼……我的血不能白流,我父母的命不能白丢,我用一颗感恩的心欺盼得到有正义感的善良的人们的同情心,并为我呐喊,为我鸣冤。深情盼望各新闻媒体的记者关注采访报道此案,深情盼望广大网民为我呐喊,盼望现役和退役的军人家属为我声援;深情地盼望结束民事官司和告破刑事雇凶案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反映人(受害人)郝家灵(玲)
  联系垂询电话:18736225669                                                2014年3月16日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1 15:13 |显示全部帖子
写得很好,不得不马克

阜宁网 http://www.52xigua.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